狼道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许廷旺 来源: 《意林》杂志

    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    沉寂的草原不再寂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晴朗的日子,草原涌进来大量的机器、车辆、人群,喧嚣、叫喊打碎了宁静的草原。这是一支筑路大军,要修筑一条贯穿草原的铁路大动脉。一天过去了,草地上竖起一顶顶帐篷。四周散落着快餐盒、包装袋、工具……这一切,搅乱了狼群的正常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春天,是狼群最难熬的季节。一冬不化的大雪,几乎断绝了它们的食物,再加上春天青黄不接,狼群几乎陷入了绝境。狼群本打算去一个叫道老杜的地方寻找食物,那里与外面的世界相连,有人烟就有食物。突然出现的人群,令狼群不知所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头狼?#20301;?#19981;得不取消了这次行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    夜里,狼群久久窥视着工地——那里终日飘着食物的香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些狼,实在忍受不了饥饿,偷偷接近帐篷,结果惨死在棍棒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0301;?#20934;备带着狼群转移,恰恰这时,它就要做妈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考虑着,等小狼出生,能够行走,它立即带领狼群转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头狼?#20301;?#20998;娩了,产下两只小狼。奶水不足,两只小狼饿得整日嗷嗷叫。?#20301;?#30475;看两只小狼,又看看瘪瘪的奶头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晨,头狼?#20301;?#38075;出洞,立刻闻到空气中混合着人的气味。透过枯黄的毛草,?#27934;?#26179;动着人影,说话声一清二楚。?#20301;?#30385;了一下眉,他们的速度也太快了,只几天就把路修到这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狼顿巴出现了,它来到头狼身边,碰了碰鼻子:“去寻找食物吧,这里有我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20301;?#24863;激地咬了一下顿巴的脖子,匆匆消失在草丛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它本不想睡,可饥饿让它无法长时间保持清醒。当它再睁开眼睛时,坏了,三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径直向狼洞走去。顿巴一下明白过来,他们发现了狼洞,知道狼洞里有?#20301;?#30340;孩子。顿巴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,“腾”地跳出草丛,向三人冲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个人吓了一跳,不过,他们马上兴奋起来:“想不到这里还有一条老狼,看来二平没有说错。今天,我们来个老狼、小狼的大杂烩,让弟兄们解解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叫二平的魁梧男人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:“我有绝招,既能杀了小狼,又能套住老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只见二平先拿出一个打火机,又拿出一块黑糊糊的东西,放在火苗上,顿时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立刻明白了,疯了一样扑向二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人挥舞着铁锹向顿巴劈来,它感觉腰折了一样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它顾不得疼痛,爬起来,再次扑向二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时,口哨响了。这是修路大军特意为险情准备的,只要遇到狼,就吹哨子,听到哨声的人会立刻赶来增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修路的方向?#36947;?#35768;许多多的人影,他们手里挥舞着武器,叫嚣着?#21152;?#36807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意识到,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头狼,哪怕它葬身人海,也要把这个险情通报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嗥——嗥——嗥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仰天长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狼群们接到狼洞出事的消息后,疯了似的奔来。眨眼间,高地上出现一条条狼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狼群没有想到,这里会有这么多人。修路大军也没有想到,几声狼嗥后,会出现这么多狼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双方剑拔弩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的数量还在增加。有三辆汽车向这里驶来,车?#26174;?#28385;了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狼群不知所措,都看着头狼?#20301;ā?

                  “嗥!”头狼?#20301;?#21521;狼群下达了撤退的命令,短促而有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最后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二平第一个从高地上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    “走吧,走吧,找适合生存的地方去吧!别叫我头狼,我失职了,真的!没有哪一代头狼像我这样无能……”头狼?#20301;?#19968;遍又一遍地低声哭泣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狼纷纷走到?#20301;?#38754;前,鼻子碰着鼻子,脖子缠着脖子,?#21442;?#23427;——“这不是你的错!是我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多的敌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20301;?#25671;了摇头:“我不会再做你们的头狼,我失职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狼们无奈,恋恋不舍地与头狼分别了,一步几回头地向草原深处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0301;?#30475;着渐渐融入?#27934;?#30340;狼影,流出了眼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围静下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忍着疼痛走出草丛:“对不起,我没有照顾好你的孩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埋葬两个孩子后,头狼?#20301;?#38745;静地看着顿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还不走?其他狼都走了!再不走,你能跟上它们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走了!”顿巴看看?#27934;?#30340;草原,又看看近处的工地,目光里有一种对死亡的超脱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知道?#20301;?#22312;想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入夜了,两条狼?#37027;?#22320;接近工地。工地上亮如白昼。从帐篷里传来?#20999;?#20154;开心的笑声。两条狼有着极好的耐性,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帐篷里钻出一个人,两条狼眼前一亮,正是二平。两条狼不顾一切地向二平冲去,?#20301;?#19979;口又?#21152;?#29408;,一口咬在他的大腿上。二平惨叫一声,跌倒在地上。惨叫声惊动了帐篷里的人,他们抄着?#19968;?#36305;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    ?#20301;?#26432;红了眼,眼里只有二平。二平跑到哪儿,它追到哪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突然?#26377;?#19978;方落下一支镐把,准确无误地砸在?#20301;?#30340;头上,一?#19978;?#32418;的狼血喷射而出,在灿烂的灯光下划出一段美丽的弧线,悄然落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最后看了一眼头狼?#20301;?#20498;地的尸体,冲进漆黑的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清晨的草原,异常静寂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爬上高高的土坡,向工地那里张望,突然,他发现高高的旗杆上飘着一件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趁着午休,顿巴接近了工地,终于看清了,旗杆上飘着的头狼?#20301;?#30340;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静静地趴在工地附近,它思考着用什么方法把?#20301;?#35299;救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夜由漆黑变得灰白,凉气渐渐升上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?#37027;?#25509;近旗杆。旗杆是临时竖起来的一根钢管,顿?#36879;?#26412;奈何不了。忽然,它眼睛一亮,旗杆上垂下两根尼龙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半卧下来,一点儿一点儿啃噬着绳子。伴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头狼?#20301;?#33853;下来了。顿巴不慌不忙,舔净了?#20301;?#36523;上的血迹,咬断身上的绳子,叼起?#20301;?#20174;容地走进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6

                  多事的春天过去了,日子悄然进入了夏季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狼顿巴竟?#40644;?#36857;般地活了下来,它身上的毛色渐渐有了光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筑路大军不断往草原深处挺进,沿途留下一路生活垃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雨水出奇地少,泡子的面积逐步缩减。水也越来越浑浊,有股?#32676;?#20046;的臭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甩甩身上的水珠,准备回到狼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新修的铁路像一把快刀,拦腰截断了狼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爬上路基时,没有发现?#27934;?#39542;来一辆轨道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轨道车就像拉满弓射出来的一支响箭,狠狠地撞向顿巴。顿巴的身子像皮球一样飞出去,在空中翻了两个个儿,“砰”的一声落在铁轨上。轨道车呼啸着轧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顿巴睁着大大的狼眼,看着越升越高的太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晨的草原,异常肃静与美丽。

                  (李从渊摘自《儿童文学》2012年1月上 图/宋德禄)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共一把伞     下一篇: 爱情下一站:东京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真的存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