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许自己疼一天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刘改徐 来源: 《意林》杂志

                  切菜时,一不小心,右手大拇指被刀划过,顿时鲜血如注。儿子恰好在家,惊恐之余,整整一天,他都变得特别乖,饭后主动收拾碗筷,用抹布把餐桌擦干净,地板也仔?#24178;?#36807;。平时,要想让他做这些,啰唆几遍,他都会置若罔闻,?#24515;?#38386;工夫,倒不如自己动手来得干脆,孩子的惰性,就是这样被培养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到了第二天,尽管手上还抹着药水,我却照常忙碌起来,洗衣,做饭,打扫卫生。因为用力,有时手指会很疼,我“哎哟”一声,这才想起来,原来它“很受伤”,再看儿子,他跟我一样,似乎早就忘记了这件事,?#25351;?#20102;正常的懒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在孩子眼里,妈妈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,小小的一点伤,又算得了什么,痊愈的速度,一定?#19981;?#22914;超人吧!自然,他也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还记得,我很小的时候,手?#26174;?#20102;一根小小?#25287;蹋不?#21741;喊着?#34915;?#22920;,即使刺已经挑了出来,?#19968;?#26159;郑重其事地把?#24535;?#21322;天,向每个人示意我的疼。如果不小心患?#32454;?#20882;什么的,我更会赖在床上不起来,一连几天,?#23478;?#22920;妈做好吃的,还要尽可能陪我聊天讲故事,稍微照顾不到,我就会大受委屈,哭?#25351;?#19981;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母亲也有患病的时候。那一次,父亲不在家,母亲忽然咳得厉害,发起了高烧,请来乡村医生,认真把脉治疗,开药,打针,临走时,还叮嘱母亲一定要注意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屋里浓浓的药水?#21486;?#25226;我们吓住了,整个下午,我们都安安静静,自觉写作业,把暖水瓶里?#31456;?#27700;,尝试着生火做饭,时不时跑去里屋,看看躺在床上的母亲,?#21482;?#30456;提醒着,做什么都轻手轻脚,因为母?#20180;?#35201;休息呀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还在睡梦中,房间里已经弥漫着粥香,睁开眼睛一看:呀,母?#33258;?#36215;来了,已经在煮粥了!我们似乎一下子解放了,又开始如往常一样赖床,撒娇,打?#37073;?#28385;屋子鸡飞狗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直到傍晚,父亲从外地赶回来,他责怪母亲说:“病得这样厉害就不能多躺一躺吗?”母?#20180;?#31505;,指指我们,低声说:“孩子们?#23478;?#21507;要喝的,我哪能躺得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伤痛来了,只许自己疼一天,连这?#33756;?#24471;上小小的奢侈,这就是母亲?#37027;?#2457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(尘中塑摘自《教育导报》2011年12月24日 图/迟兴成)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娘,你猜我是谁     下一篇: 不敢老的父亲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真的存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