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木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〔俄〕屠格涅夫 来源: 《意林》杂志

                  世界上无论哪位母亲照顾婴儿,都没有像哑巴盖拉辛照顾这只小狗那样仔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只小狗和盖拉辛结下了不解之缘,彼此相依为命,形影不离。盖拉辛给它取了一个名字,叫木木。其他仆人也都很?#19981;?#26408;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方便它的出入,盖拉辛在门上开了一个小洞,它也似乎感到唯有在顶楼上,才可以?#26434;?#33258;在地当家做主,它一进来就会心满意足地跳到床上。晚上,它似乎从来不睡觉,也说不出到底是为了什么。它从来不会无故地乱吠,除非有生人走近围墙,或者听到可疑的响动。它真是一只了不起的看家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一个晴朗的夏天,女主人正和客人在客厅里来回走着。她的兴致很高,有说有笑。?#24444;?#36208;到窗前时,一眼就看见木木正在玩。“小狗!”女主人突然惊叫着。“这只小狗倒是怪好玩的,让人把它弄进来吧,让我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这时盖拉辛正在厨房里,?#20040;?#30528;一只水桶里面的污垢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斯杰班将木木抱到客厅里,轻轻地放在地板上。女主人开始用讨好的声音,叫小狗到她的面前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木木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豪华的房间,因此显得十分害怕,它向门口冲去,试图逃跑,但是斯杰班站在门口挡住了去路,于是它只有颤抖着缩成一团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木木,过来,别担心。”女主人高兴地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木木还是局促不安地向四处张望,一点儿也不敢动。斯杰班拿来一块儿点心,放在木木的面前,但是它却不敢靠近,用?#24535;宓哪?#20809;四处张望。“你怎么能不吃东西呢?”女主人伸出手来想摸它的头,没有想到,木木突然回过头来,并露出了牙齿。女主人慌忙把手又缩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发怒了:“把这只不知?#20040;?#30340;狗轰出去,它真是太讨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早晨,女主人把管家?#36763;斯?#26469;。“那只狗整夜汪汪乱叫,还让我睡觉吗?我们不是有一只狗看院子吗?怎么还要这么多的狗呢?今天就把那只狗弄走,听见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,太太。”管家点着头,一点儿不敢怠慢。于是管家对斯杰班吩咐了几句,斯杰班笑着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会儿,盖拉辛肩上扛着一大捆木柴过来了,身边还是跟着形影不离的木木。他走到门口,侧过身子,扛着木柴走进去了。木木还是照常在外边等候自己的主人。斯杰班就是趁这个机会,突然向木木扑去,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它按在草地上,双手抱了起来,一溜烟地跑向家禽市场,在那里,他很快就将木木以半卢布卖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可怜?#27597;?#25289;辛从屋中出来,就马上发现木木不见了。于是他四处乱撞,那种神情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丢了一样。他冲到楼顶,又跑到放干草的地方,还到街上四处张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木木不见了,木木失踪了!

                  夜晚,皎洁的月光洒下来,盖拉辛哀伤地躺在草堆上叹气,还不时地翻身。突然,他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在扯动他的?#36335;?#20182;吃了一惊,但并没有起来看,而是把眼睛闭得更紧了,但是那个东西又?#35835;?#20182;一下,而且比上一次?#26408;?#22836;更大了,盖拉辛惊愕地跳了起来,发现是木木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他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,又向四处张望了一阵,当确信没有任何人看见后,才抱住木木回到顶楼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?#25285;?#30422;拉辛也已经猜到,木木绝不是因为迷路而失踪,一定是女主人让人把木木送人了,因为她曾为木木而发了很大的脾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天还没亮,他就起来了,用旧大衣把门上的洞塞得紧紧的,然后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似的走到院子里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他白天偷偷地到顶楼上去看木木,到了晚上,就和它一起睡觉。只有到了深夜,才带着它出去,在新鲜的空气里散步。但这个可怜的哑巴却根本没有想到,木木的叫声泄?#35835;?#22825;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天,他领着木木走了很久,正打算回去的时候,木木被一阵响声惊动而发出了尖厉的吠声。也就在这时候,女主人刚刚睡着,突然的狗叫声把她惊醒了,她大叫起来:“又是那只狗,你们听听,那狗还在叫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管家大吃一惊,他恼羞成怒,立即吩咐把全院的人都叫起来,来处理这件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盖拉辛感到出了大事,大祸来临了。于是抱起木木跑到楼顶上,把自己和木木?#27492;?#22312;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通往盖拉辛顶楼的狭窄楼梯上,坐着一个守卫,门口还有两个,手?#24515;?#30528;棍子。他们用拳头砸门,并叫嚷道:“开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突然,门一下子敞开了,盖拉辛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们。管家开始用手解释,说明是女主人坚持要把那狗弄走,叫哑巴立刻把狗交出来,否则他就要倒霉。盖拉辛用手指了指小狗,用手?#28982;?#30528;,在自己的脖子上绕了一圈,好像是把一根绳索勒紧似的。这是声明他愿意,自己承担处死木木的任务。管家一面看,一面点着头,表示同意他的做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过了一个钟头,盖拉辛出来了,他穿上了最好的?#36335;?#29992;一根绳子牵着木木。院子里所有的人,都默默地看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盖拉辛带着木木,走进了一家小饭馆,要了一份带肉的菜汤,支着胳膊在桌子前坐下。木木在他的椅子旁边站着,用它那双精灵的眼睛,安静地望着自己的主人。它身上的毛是光溜溜的,谁都能看出,盖拉辛刚给它梳过了一遍。他捏了一点儿面包放在汤里,把肉?#20852;椋?#28982;后将盘子放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盖拉辛深情地望着它,望了很久,突然,他的眼泪滑落下来,一颗掉在木木的额头上,一颗掉在汤里,他用手痛苦地挡住了?#22330;?

                  盖拉辛?#26434;?#32499;子牵着木木,不慌不忙地走着。在半路上,他捡了两块砖头夹在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河边,他带着木木跳到一条船上,然后就开始拼命地划,一会儿就划出了几百?#33258;叮对?#22320;将莫斯?#25169;?#22312;了后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盖拉辛站了起来,脸上露出一种痛苦而愤怒的神色,将两块砖用绳子拴上,又打了一个活结,套在木木的脖子上,然后抱起木木,举到河面上,最后望了它一眼。木木信任地望着自己最亲近的主人,不但没有畏惧,还轻轻地摇着尾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把脸转过去,痛苦地皱着眉头,放开了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既听不见木木掉入水中时那短促的惨叫,也听不见河水溅起的声音,?#26434;?#20182;,所有的世界都是寂静无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4444;?#25226;眼睛睁开时,只见小小的浪花在河面上奔腾,碰在船舷上,飞溅开来,只有在船后面很远的地方,才有一个大圆圈,快速地向岸边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监视盖拉辛的?#23736;?#36305;回家,向管家报告了所看到的一?#23567;!?#20182;果然把它淹死了,太好了,现在可以放心了。”管家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深夜,一个高大的人影,背上扛着一个包袱,手里拿着一根棍子,匆匆往城外走去,他就是哑巴盖拉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挺起胸?#24597;?#30528;大步,一双眼睛幽怨地看着前方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(生如夏花摘自《风流一代》2012年第3期)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美发     下一篇: 笑容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真的存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