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忍者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詹青云 来源:《意林》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一条平常的街道上有间小院,外观普通,但内有乾坤。进了院子,主人带你走上一条幽深的阶梯,阶梯通向一堵墙,墙上是伪装精致的门,门内有间暗室,?#35449;?#30528;各式各样的兵器和暗器,包括一个年代久远、代代相传的剑匣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主人名叫川上仁一,65岁,是名退休工程师。在这间暗室里,他有另一个奇特的身份——忍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五十多年前,年仅6岁的川上仁一就师从一名忍者僧人,学习忍术。那时候的小川上甚至不知道自己学的是什么;但是几十年后的今天,他毫无争议地被称为“日本最后一个真正的忍者?#34180;?

                  一般人也许想不到成为忍者所要付出的痛苦和努力。站在滚圆的竹竿上不摔倒,穿越满是刀片的绳索阵地,迅速爬上高墙再一跃而下,种种磨难都是必经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身体训练不过是冰山一角。在川上仁一的心中,忍术少见刀光剑影,更多的是屏气凝神的等待。“人不可能时时刻刻保持警觉,”川上仁一说,“谁都有心不在焉的时刻,而忍者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乘虚而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敌人可以松懈,忍者却不?#23567;?#20182;们制敌的方式,就是看透敌人的弱点,然后伺机而动。遇敌到杀敌之间,鲜有混乱的拼?#20445;?#19968;招致命前,只有静默的隐蔽和无声的对峙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要求忍者训练出一副冷酷心肠,任何时候都心无旁骛、面不改色。心理上的训练远远难过体能,特别是对于当时还年幼的川上仁一来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集中注意力,川上仁一需要盯着燃烧的烛焰几个钟头,感受烛火的跳动,甚至想象自己融入了焰心;为了变得机敏,他要辨听水声风声,甚至针尖落地之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他还要学习心理学?#22278;?#36879;敌人的想法,学化学以制作毒药和炸药——“忍术”并非技艺,而是一门艰深的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忍术创造之初,就曾用于军事。刺杀敌首、刺?#35282;?#25253;,都需要精湛的技艺和冷酷的心理,所以川上仁一的老师培养的不是传人或学生,而是战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6263;?#26102;我尚年幼,根本不能从中得到乐趣,”川上仁一说,“但是一旦开始训练,我就要忘我地投入其?#23567;!?

                  苦练之下,川上仁一进步神速,19岁就继承了老师的封号。四十几年过去,这位年过花甲的老者精?#23665;?#23454;、?#31487;?#31616;洁,丝毫不见老态。“现在,忍术已经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生活中的川上仁一是本分的工程师,只有在工作之余才拿出这致命的艺术细?#24863;?#36175;。“现在的忍者当然已经不再下毒、谋杀了,”他说,“即使深谙此道,我也不会这么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创立至今,忍术已有五百多年历史。这个曾经辉煌的传?#24120;?#29616;在只能活在川上仁一一个人身上。让他深感遗憾的是,尽管老师倾毕生之力培养自己,但很多忍术还是在忍者口口相传的继承中失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没有打算留下弟子传人,家中暗室也已不再是秘密,成为开放参观的展览室,因为“忍术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看一只猫过马路     下一篇: 如愿以偿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真的存在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魔术兔官网 里昂高等商学院开学时间 射门高手彩金 广东36选7怎样才算中奖 qq飞车紫钻 新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中国福利彩票20选5开奖结果 跑跑卡丁车手游在哪里下载 博雅广东麻将下载手机版 新时时彩豹子号遗漏 Playboy黄金登陆 海底捞鱼猜什么生肖 2019甘冈对昂热 里昂vs甘冈直播 开心假期游戏 图卢兹一大经济学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