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公英飞走的时候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麦子 来源:《意林少年版》

                  雪越下越大,教室里冷得可怕,我们将脚跺得“咚咚”直响。忽然,一股冷风灌了进来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的脑袋将窗户上的报纸捅破,伸进来。那脑袋下有张布满皱纹的脸,脸上镶嵌着一双呆滞的眼睛。突然,那眼睛仿佛枯涸很久的井,涌出了汩汩清冽的泉,并径直流淌向一个矮瘦的男孩。“阿水,阿水。”那女人含混不清地叫着,脸上迸出喜悦的火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师示意阿水出去。不—会儿,阿水就低着头,拎着—个火笼进了教室。仍卡在窗户和凌乱的报纸间的女人看着走进教室的阿水,傻乎乎地笑了。这个女人是阿水的疯妈云娘。

                  疯云娘每天都站在离家不远的山坡上等阿水。山坡上开满各种各样的野花,最多的是蒲公英。她?#19981;?#31449;在那些野花间,傻傻地等着放学后的阿水。对于疯云娘,阿水始终是沉默的,默默地接受着她对他的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们都以为疯云娘是阿水的亲妈。除了亲妈,谁会那么偏袒和呵护他呢?除了亲妈,谁会在暴雨中背着他去上学呢?后来,我们才知道疯云娘并非阿水的亲妈。

                  阿水的亲妈不但不疯,而且很能干,而疯云娘以前也不疯,是失去唯一的儿子后才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疯云娘的男人常年在外,无法照管她,正巧疯云娘的一位堂妹死了男人,于是她娘家人便撮合她堂妹和她男人走到了一起。这位堂妹便是阿水的亲妈。也就是说,疯云娘其实是阿水父亲的前妻。有了阿水后,疯云娘的疯病慢慢有了好转,整日欢喜地围着阿水的摇篮,跟在阿水的身后。也许是已经有两个女儿的缘故,阿水的亲妈并不宠他,相反偶尔还会骂他,揍他,若是被疯云娘瞧见,她便会上前,紧紧地护着阿水,?#22971;?#38463;水的亲妈,或是生生地替阿水受了那落在身上的棍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11岁那年,阿水被父亲接到工作的地方上学。看到他们踏出?#22909;?#30340;?#24067;洌?#30127;云娘昏死了过去。一碗糖水下去,疯云娘醒了,从地上爬起,就往公路的方向狂奔而去。4天后,疯云娘回了家,一双赤脚上全是血疱,陡然间多出无数白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有了阿水,疯云娘的疯病又严重了。我们再也听不见她接阿水时,莫名发出“嘿嘿”的傻笑了……几个月后,疯云娘又恢复了每天站在山坡上的习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11月一个很平常的中午,疯云娘死在那蒲公英开得正茂的山坡上。村里人抬起她时,满山的蒲公英有的飘远,不知所终,有的落在疯云娘褴褛的衣衫和蓬乱的白发上,像是为她覆盖上一层薄薄的柔雪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林冬冬摘自《文学少年》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天鹅冢     下一篇: 藏在岁月中的温暖
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真的存在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极速赛马计划 尼奥尔vs卡昂 红熊猫资料 2019款玛莎拉蒂莱万特试驾视频 汉诺威96对莱红牛 神秘的百慕达援彩金 全天pk10最精准非凡 黄金翅膀试玩 奇迹觉醒苹果辅助 和平精英今日公测视频 森巴宾果登陆 体彩快乐扑克投注 欢乐球吃球为什么下架 幸运盖尔援彩金 快三计划导师骗局 汉诺威96沙尔克04